心理咨询沟通分析评价

  • 更新日期:2020-03-16
  • 查看次数:71
  • 点评次数:0
  • 编辑寄语:

网站介绍

  沟通分析虽然有其精神分析的渊源,但它吸收了人本主义、存在主义、认知主义、行为主义、格式塔心理学等多种流派的思想,在理论上有更大的开放性和自由度。它把其他流派的方法应用到沟通分析中来,与经典精神分析“排斥异已”形成鮮明的对照。在人性观上,沟通分析原贝上推崇人本主义,尊重来访者的能力、权利和责任,认为人有能力超越旧有的习惯模式,选择新的生活方式,人不是被动的受害者,而是主动的创造者;人有一种朝向健康发展的内驱力,心理问题是因为这种力量受到阻碍引起的,咨询师的任务就是帮助来访者清除障碍,释放內驱力,促进心理的健康发展。由此不难理解,沟通分析强调,即使父母给孩子传递许多禁令,但孩子还是会发展相反的“允许”,摆脱禁令的藩篱,自由发展。因此从总体上说,沟通分析是一个积极乐观的思想体系,它对心理咨询的具体贡献如下第一,它最明显的特徵是,试图应用日常生活中家喻户晓的概念来构建理论,增强了其应用性。如父母、成人、儿童、游戏、脚本等都是人们已经具备的知识为心理咨询师向来访者解释理论奠定良好的沟通基础。

  

1555775700491094.jpg

  沟通分析倡导的“协议”方法很有意义,目前已广泛应用于心理咨询,尤其是团体心理咨询活动。因为通过协议增强来访者的责任性和参与性是符合心理发展规律的,这与员工参与管理、学生参与教育和教学出自同样的原理:真正的管理是自我管理,真正的教育是自我教育,真正的咨询是自我咨询——人是自已的主人第三,游戏分析的提出很有价值,因为它揭露了隐藏在苦恼後面的真实动机。

  

  通过游戏分析,咨询师和来访者不会被纷乱的思绪牵着鼻子走,而能清醒地抓住问题的症结。尤其对于来访者,一旦掌握了游戏规律,就能在日常生活中提升自我意识,使自已不再陷入心理游戏中而不自觉,不再玩弄游戏行为,避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现象。

  

  沟通分析在处理来访者的早期经验时,更加积极、现实、有效,因为它不依赖领悟,而是直接用具体的方法去改造,改变不适合现实生活情境的早年决定使其更能自在地生活着。它至少在操作层面上打破了精神分析的神秘性。

  

  但沟通分析也存在一些缺点,主要为第一,它对早期经验的强调并不亚于弗洛伊德,认为生活脚本决定于6岁之前甚至2~3岁的生活经验,未免脱离实际。

  

  事实上,生活脚本的形成和发展是终身的,如一个当兵10年的军人,其言谈举止、生活风格都会带上军人的特色,自然很难与早期经验挂上钩。这种理论假设上的早期决定论阴影似乎与其实际操作时的“生活风格可变性”理念自相矛盾,暴露出沟通分析在注重通俗、实用、高效的同时,忽视理论上苦心经营周密思考的弱点。

  

  从研究方法上说,伯恩内的理论建构主题是对精神分析的通俗化翻译,虽然他在从事临床工作中产生了许多领悟,不乏真知灼见,如游戏分析等,但他的观点很难得到实证硏究的证明,与精神分析存在同样的困惑。

  

  沟通分析过于强调“人格结构问题”,很容易使咨询师有置身事外的感觉。如同精神分析一样,沟通分析使咨询师认为自已是一个心理问题的解剖者,而不是参与者,这样可能忽视自已对来访者的影响。因为,咨询师解剖的问题并不完全是“他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咨询师“我的”问题。

  

  沟通分析总体上强调来访者的认知改变,相对忽视来访者的情感因素,在这方面可以说与认知建构主义非常相似。它脱胎自精神分析,但忽视潜意识问题,包括与咨询师相关的移情现象,也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沟通分析很重视“成人”自我状态,认为成人主导的心理世界是健康的。

  

  但问题是,对成人的含义和功能的阐释有些含糊不清,如成人是排除儿童自我与父母自我後所剩馀的部分,是适当处理目前问题的能力等说法给人以“理还乱”的感觉。在强调成人主导的同时,有意无意地给人以这样的感觉:儿童和父母似乎更多扮演反面角色,需要“批评教育”。事实上,人格的各个成分都有其积极和消极面,如人的创造性尤其是打破既定规则的胆识,恐怕来自自由儿童的“无拘无束”,而对混乱场面的组织管理能力也很难说与父母状态无关。

  

  但无论如何,沟通分析对已有的知识进行取舍整理,并自创一些新理念,融合成一个新的理论,是难能可贵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