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态度沟通分析理论人与人之间的态度

  • 更新日期:2019-04-20
  • 查看次数:73
  • 点评次数:0
  • 编辑寄语:

网站介绍

  四种人生态度沟通分析理论把人与人之间的态度区分为四种:

1我不行-你行

2我不行-你也不行

3我行一你不行

4我行-你也行

“我不行-你行”是儿童在早期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种见解。

      “我不行”是一种自卑感,是对自已幼弱无能、不能自助的现象的反映。“你行”源于别人的轻轻抚摸。因为婴儿都有被轻轻抚摸的需要,这是一种生存需求,得不到满足就会产生病态。医院育婴室得不到轻轻抚摸的婴儿死亡率较高。当婴儿受到他人抚摸时就觉得“你行”。

  个人怀有“我不行-你行”这种态度时,就容易听任他人的摆布,因为他非常需要得到别人的爱抚或承认。这是婴儿需要他人轻轻抚摸的心理的表现。这种人所常用的行为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受“我不行”的“生活脚本”支配的方式。这种人一旦生活在强手如林的环境中而感到太痛苦时,便会产生逃避生活的倾向。有的采用“幻想作用”来寻求心理平衡;有的则可能采取破坏行为或自暴自弃的行为。

  他们牢骚满腹,对他人充满冷漠和敌意;在消极的抗争中欺骗自已,安抚自已,可怜自已,总觉已不如人,哀叹命苦。这种意识的持续,将可能导致一个人走向绝望,最终的结果,或是自弃,或是自杀另一种是受“相反的脚本”-“你行”支配的方式,即求助于“父母”中的信息“倘若……那么你可能行”来处世。

  采取这种方式的人爱交结朋友,愿意与那些有庞大的“父母”信息体的人交往,因为他需要得到更多的抚爱,而“父母”越强大,他能从中得到的抚爱也就越多。这样的人,往往发自内心,由衷地尊重别人,从而常被称为“老好人”,因为他们始终在努力争取获得他人的赞许。尽管他们一直在追求,但每当成功时,却又感到山外有山,风光在前。

054.jpg

  “我不行”写下了他们的“生活脚本”,而“你行”则写下了相反的“脚本”

       但就人生幸福而言,两者都不可取,因为它们在骨子里都没有改变,还是持有“无论我干什么,我都不行”的人生态度。

  旦第一种见解被揭示并得以改变,借助于“相反的脚本”所获得的生活成就和待人接物的技巧,使个体通过“成人”

  可建立起一个崭新的、能清楚意识到的生活计划“我不行——你也不行”出现在最初两年,它取决于大人照看孩子的态度。如果母亲对孩子冷漠,在第一年只是出于无奈才不得不去照料他,那么,当第二年孩子开始蹒跚学步时则很可能意味着婴儿期的结束,爱抚也就随之消失。同时,他受到的体罚却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如会因弄破东西而受父母打骂,因摔倒而碰破皮肤等等。

  此时,往日的舒适、安逸及抚慰已不复存在,孩子处于“被遗弃”(得不到充分照顾)的困境之中。这样,孩子就会断言“我不行-你也不行”。一旦持有这种见解,“成人”的发展就会停滞不前,因为“成人”的一个主要功能是想方设法获得爱抚,损失了爱抚的来源,“成人”的发展就受到破坏。这时,一个人就会自暴自弃,失去希望,由此而变得一蹶不振,最终很可能在一种完全逃避的状态下,与世隔绝地在精神病院中结束自已的生命。

  他采取的退缩行为反映出潜意识中的一种愿望,即想回到他一岁时所经历过的那种生活中去。那时,作为婴儿的他常常被人抚摸、抱起和喂奶,他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他所需要的抚爱。

  这种态度一旦形成,孩子就会一概拒绝他人的爱抚与帮助,因为在他看来,他人真的什么也不行。在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中,表现为很难恢复“成人”,认为医生也不行。事实上,他的“成人”已停止使用。

  这种现象典型地反映在性情孤僻的人们身上。

  

“我行-你不行”源自父母的虐待。

  一个最初认为父母“行”又长期受到父母虐待的孩子,将转入第三种见解“我行你不行”(亦称为犯罪意识)。

  孩子遭受父母毒打後轻轻地抚摸自已的伤口,是这一心理现象的生动表现。在这种自我抚慰中他感受到了亲切和温暖。

  他似乎在说:哼,等着瞧吧,我会好起来的,我自已“行”。当他残忍的父母露面时,他可能会吓得浑身发抖,害怕再遭毒打。然而,在他的心灵中留下来的却是:你们想伤害我,但是办不到,你们不行这种结论显然就是“我行一你不行”。许多抱有这种犯罪变态心理的人,在他们早期的生活中都曾受过这种粗暴的肉体凌辱。

  幼小的心灵经历残暴後常会产生如此想法。这种残暴的事还有可能发生,这次我活过来了,以後我也要硬挺着活下去。

  在这种意识支配下,他决不气馁,等他成人後,这种意识会变得更加强烈。他见过凶狠,也知道如何残忍。他的这种要以凶狠、残忍待人的经验,得到了他的“成人”

  的默认。虽然,他学会隐藏自已的内心世界,装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是那种强烈的仇恨和报复心理是他情感的精神支桩。正如卡路·切斯曼说的:“没有比报仇雪恨更能使人卧薪尝胆;没有比胆小怕事更让人嗤之以鼻。”

  “我行-你不行”是这类孩子生存下来的一根救命草。在他们的一生中,他们拒绝正视自已的内心世界,这对自已、对社会都是一个悲剧。他们的一个特性便是把一切过错都无条件地归因于他人,而认为自已什么都对。他们缺乏起码的“道德心”,拒不接受他人也“行”的事实。惯犯通常抱这种态度处世。

  抱这种态度的人必定不能体验他人的爱,因为既然他认为他人不行,怎能给自已以爱抚呢?他不可能通过积极的情感与外界建立联系,只能通过消极的方式来摆脱孤立状态,如从事破坏性犯罪活动,或让他人屈从自已,奉承自已。

“我行-你也行”与前面三种人生态度有着本质的区别。它孕育着健康与希望。

          前三种见解是在生命早期的无意识中形成的。

  “我不行-你行”伴随着大多数人度过一生,而对那些不幸的孩子,这种态度很快会被第二种或是第三种见解所取代。

  “我行-你也行”是一种有意识的、能以语言表达的见解,所以它不仅包含了涉及个体及他人的大量信息,同时也包含了来自哲学和宗教抽象中的那些从未有过的可能事件。前三种见解是基于情感的,而第四种见解则立足于思想、信仰和对行为的判断之上的。前三种见解只提出了“为什么”,而後一种见解还涉及了“为什么不……”。在这种见解中,人们对“行”的理解并不仅限于个人的经验,而且可以超越它,使其抽象化,从而用于所有的人。

  分析伯恩内认为,无论是成功者还是失败者,最普遍的人生态度是“我不行-你行”,而应付这种处境的方法是游戏。他对游戏的定义作如下表述:游戏是一系列不断发展的、互补的隐性沟通,它将会引出具有明确含义的预想结果。可以把游戏描述为一套原地转圈的相互关系,它们经常是重复的,表面上好像很有道理,实际上有着隐匿的动机,或者说得更通俗一点,这是设置圈套或“机关”的系列活动。

  原因有:想得到抚爱确认自身的存在价值;证明和维持自已的心理状态;摆脱精神压力;想引人注目。游戏的典型特徵是:(1)重复性。每一个人都会把自已最拿手的心理游戏重复地玩,人物和背景:变,但游戏的模式不变。因此,若与人相处时经常出现同一种情况,就要注意其中是否有游戏发生。如听到有人说:“我为什么又这样?”就很可能存在游戏。

  (2)隐蔽性。虽然游戏反复出现,但它是隐蔽的,来访者浑然不觉,到游戏结束时会十分困惑:“我为什么又这样?”

  他不知道这种结局原来是自已设计的。因此,一旦发现人际关系中存在这种困惑和负面结果的话,就可能存在游戏。

  (3)操纵性。游戏者试图把对方拉到游戏中来,扮演某个角色,一旦成功,就出现预定的不愉快的结果。

  (4)双重性。沟通是双重人格状态的,其中一种人格状态被另一种人格状态所掩盖。

  最先发现的心理游戏的模式是:“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是啊,不得不这样”

  例来访者:我没法按时完成我的论文。

  咨询师:那你今晚就开始写吧。

  来访者:是啊,可是我昨晚一夜未睡。

  咨询师:那可以明天开始写。

  来访者:明天我必须做化学实验。

  咨询师:那就在周末写嘛。

  来访者:周末我要回家。

  咨询师:你为什么不向教授请求延长交论文的时间呢?

  来访者:教授已经说过“不能例外”。

  其他方式有:“这不是毫无办法了吗?”“假如不是因为你,我本来…”,“你和他斗一斗”,“我已领教过你了,你这坏东西”,等等。

  游戏的心理本质是“儿童”中“我不行”态度的表现。这种态度使孩子和成人都感到压抑。孩子常用“我的比你的好”

  (其实言过其实)的游戏来直接缓沖这种压抑感。当他说这句话时,其内心感受却是我不如你”。这是一种进攻性的防御机制,如果过分发展,结果只能是带来更大的伤害。因为他人往往会轻而易举地反驳其观点。成人的游戏也是如此。

  有三种强度,即轻度游戏、中度游戏、重度游戏。

  轻度游戏是社会可接受的,通常这是与不太熟悉的人所玩的心理游戏。玩游戏的人会愿意把结果告诉自已熟悉的人。这种游戏占了我们一般人际互动里很大的部巧°的来访者:我真倒霉,我与寝室同学闹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046.jpg

  咨询师(紧蹙双眉):真是太糟了,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来访者(没精打采地):我不知道咨询师:为什么不坐下来与他们好好谈谈呢?

  来访者:这就是问题所在,我没法和他们谈。

  咨询师:我想我可以安排你们一起来咨询。

  来访者:你真好,可是我不想与他们谈咨询师:那你可以找班主任老师谈来访者:班主任也没有办法,我们又不是小孩子,说好就好的。

  咨询师:那就换一个寝室吧。

  来访者:太麻烦了,别人也不一定愿意住我们的寝室。

  咨询师:(努力想是否有别的办法,可是脑子一片空白。)

  来访者(叹了口气,站起来):“谢谢你了。”就怏怏不乐地走了。

  咨询师(自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开始时觉得惊讶,随后觉得无力而沮丧,她想自己实在不是个好的咨询师。)

  同时,走在街上的来访者也对咨询师很生气,他说:“心理咨询没有用。”

  类似的情形,他们两人过去都发生过很多次,咨询师常想帮助来访者,并提出许多建议,可是来访者却不接受,使她很不舒服;而这位来访者不断地拒绝别人的帮助,并试图对帮助他的人生气。

  他们两人的游戏常成对出现,咨询师的游戏叫“你为什么不……?”而来访者的游戏叫“对,可是……”,如图7.14所我要证明我能解决问我有问题想咨询(听)

  是的,但你为什么我将证明那是没有用的图7.14轻度游戏中度游戏常和亲戚、朋友、家人、同事等较亲近的人玩,结局比较严重,它会导致生活上或生命的重要改变,例如离婚、离职、朋友间不再往来……且不希望让邻居知道这些不好的事。如果上例中的来访者当面质疑咨询师的能力,咨询师可能会陷入更深的沮丧,不太愿意和朋友讨论,甚至难过地辞去咨询师的工作。

  玩重度游戏的人,常常有严重的病态心理,会导致严重伤害他人的结果,如药瘾、谋杀、强奸等。如一个其他方面很老实的人,有仇恨妻子的病态心理,他杀死第一个妻子後逃到偏远的地方,有人见到他老实就愿意与他结婚,结果被他杀死;他换一个地方後又出现同样的事件。

  游戏总是由某个人发起的,这个人先放出诱饵,等对方上钩,游戏就开始。如在例6中,来访者告诉咨询师与寝室同学闹矛盾时,就隐藏了一个诱饵:“看你有什么招,只要我不接受,你肯定无能为力,哈哈哈。”这时,咨询师开始提供建议就上了钩,原因是咨询师人格中的“照顾型父母”开始不遗馀力地工作了。而当来访者的非语言信息表示“你是个没有用的人”,咨询师的非语言信息是“我要在你身上证明自已有用”时,游戏就进入白热化。结局是两败俱伤:来访者证明了自已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应该继续烦恼和痛苦下去;咨询师觉得自已真的无能,自我挫败感油然而生。

  为了分析游戏心理,卡曼S设计了戏剧三角形(图7.15),他认为只要是玩心理游戏,主角必定属于以下三种之迫害者拯救者受害者迫害者( persecutor,P):贬低别人,把别人看得较低下、不好。

  拯救者( rescuer,R):也是把别人看得较低下、不好,但他的方式是从较高的位置提供别人帮助,他相信“我必须帮助别人,因为他们不够好,无法帮助自已。”

  受害者 (victim,V):则自认自已较低下、不好,有时受害者会寻求迫害者来贬抑自已,或是寻找拯救者提供帮助,而证明自已“我无法靠自已来处理”的观例8爸爸:你怎么还不做作业,看我怎么收拾你。(迫害者)

  孩子:(哭着大叫)奶奶,奶奶……(受害者)

  奶奶:(跑过来保护孩子,责备爸爸)

  住手,有你这样打孩子的。(拯救者)

  爸爸:(气呼呼地离开了家)受害者)

  孩子:等我长大了要打还。(迫害者)

  奶奶:哎!你也太不懂事了,害得我与你爸爸整天吵架。你妈妈还对我有意见。(受害者)

  孩子:好的,我听奶奶的话。(拯救者)

  奶奶:你讲得好听,就是做不到(迫害者)

  在这种游戏中,角色是可以随时转换的。如故意破坏既定规则,做出冒犯的行为,使自已陷入被惩罚的困境,故意让别人出洋相,然後受到他人谴责等属于迫害者转换为受害者的游戏。抓住别人把柄谴责对方或者攻击对方时,受害者就变成了迫害者。在咨询中,“是的,但是就是这种游戏类型。去帮助别人做事情而完不成自已的本职工作,结果由拯救者成了受害者。如果帮助别人的结果是谴责别人做事太不认真,那么拯救者就转化为迫害者了。

  不管角色如何转变,游戏的心理本质上是一致的,即存在对他人或自已的漠视,结果是每个人都体验不到真正的自我。迫害者漠视别人的价值和尊严,甚至漠视别人健康生存的权利,拯救者漠视别人为自已思考、行动的能力,受害者漠视自已的权利、能力和责任,如果他寻找的是迫害者,他会视自已不重要、没有价值,如果他寻找的是拯救者,他会依赖别人,不去思考、行动、做决定。

  如果游戏的概念与P-A-C的理解和运用结合起来,就可成为一种极有效的咨询工具。

  分析伯恩内认为一个人的命运、所有的尊贵思想、地位或堕落,都是由还不到六岁(通常是三岁左右)时所决定的,这一阶段也是生活脚本形成阶段。生活脚本是“潜意识里的生活计划”,它来自父母的言传身教,从某种程度上是家庭文化的一种传承。如一个生活在父严母慈家庭里的男孩,长大成家做了父亲後,也会扮演一个严父的角色,而要求妻子扮演慈母角色。而个生活在父母整天打架的家庭里的孩子,长大後可能会变得喜欢暴力……脚本有4种类型,文化脚本是某种文化中生活的人所共有的,如集体主义文化和个人主义文化中的生活脚本;次文化脚本是特殊团体成员所共有的,如打工族、追星族等;家庭脚本是家庭所特有的,每个家庭都有其独特的生活脚本;个人脚本是每个人自已所独有的生命脚本,即使生活在同一个家庭里面,每个人也会形成自已特色的脚本。

  父母通过三种“教育方式”塑造孩子的脚本。

  第一是指令( counterinjunction),用言传递父母的“父母”状态,告诉孩子应该做这么,如何做等,指导孩子如何生活,如何达成目标,也就是行为的内驱力。它有5种类型:指令指令示范禁令母亲父亲孩子(1)要完美(2)要快一点(3)要努力(4)取悦他人(5)要坚强第二是示范( programme),用语言传递父母的“成人”状态,告诉孩子并用行为做给孩子看,做孩子的榜样。如一个努力工作的父亲告诉孩子应该努力工作,不贪玩,同时也给孩子树立了榜样。

  第三是禁令( Injunction),用语言和行为传递父母的“儿童状态”,告诉孩子什么是不可以做的。而孩子在接受这些禁令的同时,仍然有能力发展自已,这便是“允许”( permIssion)。这样,生活脚本中有多少禁令,也会有多少允许,每个人的脚本在禁止和允许程度上有所不同。禁令主要有如下12类型(1)别活了(Don’ t exist)。父母通过谋杀、虐待、遗弃或忽视来暗示孩子:“你没有活着的必要。”或者通过有意无意的语言告诉孩子这一信息,如“他是我们的小意外”,“要不是你,我就不必嫁给你父亲”,“怀了你之後,我只好放弃升学的计划”。对孩子而言,这些话听来就像是:我是多馀的,我是累赘,我没有价值。

  有时,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但不管父母出于怎样的动机,孩子体会到的是自我生命价值的否定,因此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1)如果你不改变,我就自杀。

  2)如果精况太糟糕了,我就自杀。

  3)我会做给你看,甚至死不足惜。

  4我会报仇的,死也在所不惜。

  5我会让你杀了我。

  6我会(一再地让自已差点死掉,好使你爱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