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不是“医生”而是助人者

  • 更新日期:2019-04-11
  • 查看次数:61
  • 点评次数:0
  • 编辑寄语:

网站介绍

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对心理问题的认识和处理带有浓厚的医学色彩,“心病需要心药治”这一观点便是医学思想的反映。今天,“去看心理医生”也是耳熟能详的日常话语。当咨询师把自已看作“医生”时,自然会把来访者当作“病人”

既然是“病人”,那么心理咨询的任务就是“看病”和“治病”。这样,咨询一开始,咨询师就倾向于思考“这个人到底患了什么心理疾病”,一旦发现“心理疾病”的蛛丝马迹,就会抓住不放,且深入发掘,很可能有意无意地加以放大,上升到理论高度,加以概括总结,最後“确诊”。由此产生一种医生特有的“自我价值感”——我已经把疾病弄清楚了,维护自已的尊严,就像老师顺利地解答了学生的问题一样感到满足。反之,一旦无力“确诊”,就会感到失落,觉得自已无能、丟面子等。

心理咨询师必须了解一定的医学知识,尤其要懂得常见精神疾病的判断。

但判断的结果是为了转介给精神科医生,而不是自已盲目“治疗”。但“我是医生”这种职业自我概念很容易导致“误诊”,把没有心理疾病的人说成有心理疾病,或者把轻度的症状说成是严重的障碍。

由于心理疾病对当事人及其家人的自尊有很大的影响,误诊引起的心理问题可能比原来的心理问题还要严重。

心理咨询师应该清楚,心理咨询中的来访者主要是没有心理疾病的正常人,处理的是他们发展性的人生问题,咨询的主要目标是帮助他们发展良好的自我,促进其自我潜力的正常发挥。咨询师和来访者不是“医-患”关系,而是“助人者-受助人”( helper- helpee))关系。前者以医生为中心,医生决策,病人执行,医生负责。

治愈归功于医生,帮助医生树立独立治疗的信心,医生鼓励病人以後有病再来接受治疗。後者以受助人为中心,助人者辅之,受助人自已决策,自已执行,自已负责,问题解决後助人者归功于受助人,帮助受助人树立独立解决自已问题的信心,鼓励受助人以後遇到类似的问题努力自已解决(二心理咨询师不是解决他人人生问题的“专家”、“权威”,而只是咨询领域的专业人员把自已看成是解决他人人生问题的专家”、“权威”会把自已和来访者的关系框定为“专家-非专家”式的关系,认为来访者不懂得自已的人生,因为没有能力解决自已的问题,所以要咨询师帮助他解决,提供答案。这种职业自我概念对咨询行为的直接影响是,咨询师热衷于提供问题的答案,扮演高高在上的“智者”角色。如果提供的方法有用,就会感到维护了专家、权威的尊严,否则就会感到自尊受威胁。

其实,咨-访关系是“专家-专家”

式的,咨询师是心理咨询专业领域的专家,掌握了帮助人的知识技能,懂得如何助人自助。来访者是自已人生领域的专家,掌握了自已人生问题的情况,最了解自已的问题,对如何解决自已的问题也最有发言权。咨询师的责任是帮助来访者成长为善于解决自已问题的专家。咨询师有责任和权利提供心理咨询,来访者有责任和权利决策并解决自已的问题。双方的责权是不能相互取代的。

心理咨询师是倾听者,而不是来访者的“老师”

老师的任务是把自已掌握的知识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因此要系统地讲解。这样的自我概念容易使心理咨询变成知识教学,来访者讲一个问题,或许还没有讲完,咨询师便滔滔不绝地讲解问题的起源、严重程度、後果和对策,并通过自已的丰富阅历和古今中外的大量例子来启发来访者。似乎只有毫无保留地“教”来访者,才感到自已问心无愧。更可能使咨询师太过于追求自我价值,喜欢表现自我。

事实上,当咨询师滔滔不绝地讲道理时,来访者只能做个默默无闻的听众,由于来访者没有机会充分表达自已,咨询师就失去了了解问题的机会,容易把自已的知识经验强加到来访者身上,而来访者自然感到自我压力。咨询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品质就是把咨询情景中的亮点位置让给来访者,甘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倾听者。

此外,在许多时候,咨询师还要把自已看作是“学生”,摆脱知识经验带来的先入之见”,虚心向来访者了解其问题的发展情况,以及其他有关信息,如来访者的思想、观点等。尤其在咨询刚刚开始时,咨询师更应该在一定程度上把自已和来访者的关系看成是“学生-老师”式的。来访者是老师,只有他才能把问题及相关情况教给咨询师。

发表评论